您现在的位置: 注册送68元体验金 > 厚皮树属
他们都被灌输于一种不解风情或粗人形象
时间:2019-08-27 18:4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女主人公是多么憨厚,多么可爱啊!她可以每时每刻地想念自己的丈夫,可以不求回报地任劳任怨,丈夫不在家,自己将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,不让远在他乡的丈夫担忧。她是善良的,善良的女人容易幸福满足,善良的女人惹人怜爱。在她的心里永远都住着她的丈夫,就像一首诗中描述的那样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,独自一人忍受寂寞,独自一个守着这一方天地。就这样吧,就这样让我一心一意地想念吧。这样近乎直白的表达,宣读的是一种幸福,一种婚姻天堂的爱恋,让我们读来甚是温馨,甚是感人。

  都说男儿的感情是不轻易言表的,所以,大多时候,他们都被灌输于一种不解风情或粗人形象。但是,是人都有感情,只是人与人表达的方式不一样,男人与女人表达的更是不一样,他们是真男儿,往往对女子而言丈夫就是那一方唯美的世界,可是男儿心怀天下,他们所承受的、所包含的远远比我们女人多得多,就像诗中的男女主人公以不同的姿态不同的描述,却完美阐释了同一种感情。

  丈夫出征在外很劳苦,诗中用叠章复沓的形式把这种苦状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在此之余,还能让我们感知一种淡淡的思念愁绪,诗中并不直白地表露男子行路的艰辛,而是借马的劳顿来反衬。男人解酒,希冀“维以不永怀,维以不永伤”,然而心与愿违,在对自己强加干涉中仍是愈宽不得宽,一低眼便看见那倒影在兕觥里的枯槁容颜,恰如回廊之中的寸寸相思,提供自己在爱和受爱之间所受苦痛的凭证。

  在很多现代人眼里,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爱情与婚姻是不可同时拥有的。毕竟,婚姻讲究的是过日子,简单和谐,但爱情中的浪漫缠绵、精致唯美会慢慢在旷日持久的婚姻中消磨掉。但是在《诗经·卷耳》这首诗中这种观点并不成立,古人向我们展示了爱情与婚姻并存的和美现象。

  夫妻并不像情人,在垂眉的经久年月里,心早已不再通透清润,但这份思夫挂念之情,并不能随着年月积累而渐渐淡然,就像一壶美酒,埋藏时间越久,味越浓,越珍贵。妻子因为这种纯美这种深情这种率真而显得更加美好、更加美丽,作为该女子的丈夫,他应是知足的。好了,我们看到了妻子的情态,那她的丈夫又是怎样的呢?是不是像戏文里唱的那样,待到功成名就时忘却了曾经不离不弃的妻子;还是像史书中记载的那样,又是一个被陈世美丢弃的秦香莲化身;还是像人们口中传述的那样,明明是两个人的童话,却成就了第三个人的故事,关于这些,我们无从考究,但此时,她的丈夫又在做什么呢?是不是已经辜负了女子的深情,还是以同一种姿态来思念爱人呢?

  在这对夫妻间我们没有看到“当君还归日,是妾断肠时”的悲剧色彩,而是爱情思之无尽的苦伤。这苦伤,使两人铭记彼此,无法忘却半分。婚姻是幸福的天堂,所有在恋爱中的情人都应向着这个天堂迈步,所有已步入婚姻天堂的人,更应该去维护珍惜。好了,今天的文章就讲到这里,喜欢小编文章的朋友欢迎转发、评论和分享,我们下期见,拜拜。

  诗中的男子也是一样的,他并不像女子那样直白坦率地表达思念之情,但从他的种种表现中可以看出,他的思念并不比妻子少。这就让我们之前在为女子捏了一把汗的同时,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。世间最苦的是单相思,如果有一个人能在你思念他的时候同样思念你,这种幸福更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,所以我羡慕极了这两口子。

  最后的一组语气词,似乎让我们感受到男子急促的呼吸正在极力遏制他的言语,使他疲乏到干脆扑倒在地,兀自叹息的地步———云何吁矣。感叹归于感叹,但思念在这短短的四个音中并未有散去的迹象,反而显得更加冗长,冗长到不可用简单的语句来言说。或者,我们可以换种思维这样认为———在彼时彼刻,你我之间,应缄默到连语言都可以舍弃,夫妻之间的这种默契如果说是一种心意相通,那更应说是一种福分,我们大家应该造福,珍福,惜福。

  多年的夫妻还可以像情人或新婚夫妻那样相思想念吗?不都说“色衰爱弛”吗?自古出现最多的是闺中怨妇,因为她们的男人

(责任编辑:admin)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 联系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