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注册送68元体验金 > 厚皮树属
浑身湿透地躺在井边
时间:2019-08-29 16:5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王氏见孙女被拉了上来,浑身湿透地躺在井边,看起来更加单薄瘦不拉几的,像个木门板子似的一动不动躺在那儿,只是两只眼睛睁得老大,王氏被吓得猛的退了好几步,踉跄着踩着也不知是谁的脚了。

  完了!完了!卷耳心想!她想挣扎,不想回家挨板子,可她想活着,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求生意念让她没有挣扎。

  意识混沌模糊的卷耳听着奶奶王氏的呼救声吓得一个激灵,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像密密麻麻的鼓点一样敲在她心口,重重地要裂开一般!

  众人还在七嘴八舌的说着,无非是指责王氏苛待亲孙女,大晚上的闹得人心不宁;这口井是村里洗衣打水的井,这下该弄脏了;再不是就是埋怨卷耳父母留着孩子只顾挣钱去了,也不管孩子死活,到后面就扯远了。

  顾永骏排行老三,上头还有两个姐姐,早就嫁人生子了,按理说他是三代单传,又是幼子,母亲应该很疼他才对,在这个年代哪个不是把幺儿子当个宝贝疙瘩一样宠着,可他母亲偏就爱他两个姐姐,对他却是淡淡的。

  “咚”一声闷响,七嘴八舌的妇人们这才住了嘴,循着声音望去,都不由吸了口凉气!

  往常这个日子,杨春华早就踩着未干的露珠在田地里分秧苗打桩插苗,忙得连晌午饭都是女儿卷耳给送到地里来,她和她爹就坐在田垄上三五下扒拉吃完又开始忙。

  里屋内,躺在木床草席上的小身板还是没有动静,盖在女孩身上的棉被还是他们成亲那会儿红庆庆的喜被,在这个天即使盖上厚厚喜庆的被子也捂不热那冷冰冰的身子,那棉被倒像一座山似的压在单薄瘦削的身体上。

  他还以为母亲这是更喜欢女娃娃多一点,毕竟女娃娃懂事知道疼人。可是,自己这个女儿他母亲却是半分不喜欢的,杨氏头胎生了个女娃他母亲明里暗里不知骂了多少,他都劝着杨氏这才小打小闹也没出大事!

  他母亲王氏虽然不怕村长,却也担心事情闹大以后更难处理,眼神一暗,狠着心追了出去,一边跑一边骂小兔崽子!

  可那声音不罢休,越来越多的声音在逼仄刺冷的菱形石井壁里不断回响起来,反反复复,圈圈绕绕,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她捆住一样!

  村长王长清扒在井沿上,其余众人也出力帮忙,卷耳感觉自己的身体正一点点被拖离出水,夜里的风一吹她冷得哆嗦一下,头脑更加清醒了!

  要不是她婆婆,她女儿不会落水;要不是她回娘家帮忙,她女儿不会被婆婆送出去……可真狠啊,她婆婆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!

  一想到这儿,他又气得一哆嗦!板着脸一屁股坐在木条凳上,可又坐不住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,他一心烦就坐不住。

  “哎哟,我说三娘,这大晚上的还有什么活没干完明天干也是一样的,这田地好端端的在那里难不成还会长了脚跑了不是,这黑不隆冬的早晚要出事,明天天亮了再干活也不一样呢。”李氏早就对王氏看不顺眼,这小丫头也是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迟,是个可怜人,她忍不住说了两句。

  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在两人心头,可是夫妻俩都默契地不去提,就像不去提,他闺女就能活过来似的!

  卷耳一口气憋着心里盼着她奶赶紧走,却恍惚觉得或许这样便解脱了,她便不苦了,村里的先生不是也说生死由命,善恶有终吗?可是,一想到母亲她又心尖一疼!她要活着,母亲过两天就要回来了,还保证了给她带葱油饼呢。

  “这怎么人掉井里去了?大晚上的,要不是现在春耕大伙儿饭吃得晚,我看你怎么捡得起来!”王长清人长得高瘦却一脸精明,也是会识字的,一唬脸对着王氏就是一番敲打!

  杨氏爱怜的摸了摸女儿的额头,轻柔得生怕将她吵醒了一样,可眼睛里却又闪动着希冀的光,要是醒了该多好!

  卷耳被吓傻了,吓得忽略了这里还有一口井,这是村里的井,她不能死在这里——否则她家就完了!

  一想到这儿,杨氏就气得胸口疼,连忙用手使劲儿按住才稍微缓和,只是一双眼睛却红了。

  王氏信佛,她

(责任编辑:admin)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 联系人: